京东数科“首席增展官”们,个人命运与公司前景的“联结”

2020-10-30 16:49:45


(来源:新芒daybreak《大变局时代,这些人掀起产业数字化的启蒙运动》)

硅谷创投教父彼得·蒂尔曾说,每次我们创造新事物的时候,会使世界发生从0到1的改变。今天的最佳方法可能会把我们引入死胡同,而最佳途径是未经尝试的新路径。

2013年,京东决定做金融,没有现成模式可抄。五年后,京东金融品牌更名为京东数科,开始进入产业数字化领域,团队成员又经历一次思维方式革命。尊重产业规律并为之赋能,本质上是对效率边界的二次打开。这个过程也是京东数科的自我重塑。

无论是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还是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及其他数字化解决方案等,京东数科每个业务从想法到落地,从样本到复制。看上去是技术和产品创新,背后是一家科技公司放下自我,组织和个人角色转型的艰难历程。

在贝莱德纽约总部干了8年的孔祥威在2107年底回国,加入当时还叫京东金融的公司,“我有预感,国内资管大时代正在开启,未来这个领域一定生机勃勃,且迎来巨变”。团队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孔祥威对内做了一次长达4天的金融系列分享课。从整个资本市场到海外系统架构,她极力帮助团队充分理解,他们要做的事情以及客户在哪里,他们的需求是什么。

众所周知,金融和医疗是互联网渗透最难的两个行业。但行业对科技创新已经急不可耐。资管公司往往历史包袱严重,强依赖服务提供商,同时对接多个服务商,又造成不同系统耦合的复杂和痛苦。每增加一个新的系统,资管公司都要心痛地多付一次成本。眼前的局面复杂,但孔祥威判断爆发点近在咫尺。几年下来,他们已经服务上千家机构,为几十家公司提供定制化产品,客户规模在快速扩充。

类似的经历还发生在桂晨光身上。他在京东数科多年,当内部讨论将沉淀的AI技术与业务有所结合时,正好公司接到某大型金融机构的一个项目,几个人被抽调搭成临时小组,做出一款机器人,也顺势做成了现在的机器人产品部。“该机构面临智能化和无人化的需求,在风控、生物识别和大数据平台等AI技术落地方案中,客户选择了机房巡检机器人,这与京东数科的想法不谋而合”。桂晨光说。

从内部招兵买马,到两个月做出零号机,再到花了三个月改进一号机,最后搞定交付机。这个只有十人的团队,不仅成功交付,还将过往积累的图像识别、物联网等能力综合应用。如今,京东数科机器人部门自主研发的室内运送机器人、机房巡检等系列产品已经运用到了更多的医院以及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等场景;智能城市部也将城市操作系统落地了雄安、南通等地;资管科技部则在服务更多银行、基金等客户。

在产业数字化浪潮中航行,需要灯塔指引,京东数科的“灯塔”正是多年沉淀出坚实的组织文化与企业价值体系,这些弥漫在内部各处的驱动力,也将在今后带领京东数科革新更多行业,带来更多有价值的产品。

关闭